财经

改革创新 成都设“局”

  苟利于民,不必法古;苟周于事,不必循俗。

  3月5日,李克强总理作政府工作报告,提到国务院及地方政府机构改革顺利实施。这轮被视作“系统性、整体性、重构性”的变革,经过一整年的推进,已有重大进展。正在进行的全国两会中,若干新机构负责人也走上“部长通道”,与外界见面。

  世界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,新的历史方位下,中国需以前所未有的勇气除弊革新,对体制和机构进行调整完善,从而应对已经并将继续发生的深刻变化。而放在地方层面上,这个任务则更加具体,也更需要创造性主动作为。

  1月,成都全面启动了机构改革。和其他地方一样,有些是对表规定动作,有些是因地制宜,主动创新。此轮调整中,该地设置11个特色机构,居副省级城市首位。除东部新城发展委员会办公室、公园城市建设管理局外,还特意在社区治理、新经济、网络理政方面新组建或调整优化设立了3个特色机构。

  一系列自选动作均源自同一个内涵——加快形成适应推动高质量发展、创造高品质生活、实现高效能治理的超大城市机构职能体系。以相适应的机构设置、职能配置、履职能力为成都建设全面体现新发展理念城市提供制度保障,同时也为这座管理着2000万人口的超大城市打开一个新的局面。

  创新破局:全国首个“公园城市局”落地

  2月11日上午,2019年春节后首个上班日。组建不到一个月的成都市公园城市建设管理局(以下简称公园城市局)举行工作会。

  摆在公园城市局党组书记、局长杨小广面前的,是如何通过公园城市场景营造,建设一座拥有大美形态的城市。

  今年1月11日,成都全面启动机构改革,全国首个公园城市局成立。该局以原市林业园林局为基础,整合了部分单位相关职责,涉及城市绿道、绿地广场、公园和小游园(微绿地)建设等,为市政府工作部门。

  这个“横空出世”的部门,把办公地点设在成都孵化园内。办公楼层已具备一定辨识度——走出电梯即可见绿。在这里工作的人称这个为“见缝插绿”。

  一年前,公园城市建设理念在成都落地生根。自此,成都有了新的发力点。

  作为牵头部门,公园城市局的总职责就在于“切实把生态优先、绿色发展的理念转化为城市发展的实践;切实践行‘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’的理念,探索实现生态价值的转换。”

  “一方面要研究编制公园城市建设管理系列规划,要更有操作性,同时要进行制度建设,比如地方性法规怎么建,技术标准体系需要涵盖哪些内容。”杨小广介绍,“包括一些重大生态项目落地,探索公园城市价值转化机制。”

  就当下而言,公园城市局面临的都是新课题,甚至新到“什么是公园城市”这个程度。如同其他“自选动作”一样,新机构在实操中并未有太多先例可循。更多的工作重点是一步一步来,沟通重点任务,提困难、找解决方案。

  比如城市直面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,成都的汽车保有量在全国排第二,急缺80万停车位。如果地面上要保持公园形态,车就要全部“装”到地下去。要解决好这个问题,关键在于解放思想。但怎么个解放法?还要好好研究。

  “公园城市”并非只是公园城市局的事,“所有人都要参与进来。”副局长屈军说。目前,该局正酝酿一封致全体市民的公开信,希望通过“开门办公”广泛征求意见建议,进一步提升建设水平。“公园城市一定是共建共享的。”杨小广也强调。

  中国工程院院士、同济大学副校长吴志强这一年是成都的常客,此前,他受聘为成都市公园城市规划建设首席顾问专家,对公园城市进行内涵研究,提出了关于公+园+城+市的理论支撑——公园城市要体现“一公三生”,在公共底板下实现生态、生活、生产融合。

  其中“公”的意义不言而喻,代表着公共性。这从前期建设理念中就要根深蒂固,最后评价的时候也是以公为重,“好不好,不是我说了算,要问老百姓。”最近一次到访时,吴志强如是说。

  理念变局:关乎全局的深刻变革

  如同全国各地一样,成都机构改革的“物理合并”已悉数到位,正等待“化学反应”出现。但这并非易事。

  比如到底什么是公园城市?怎样才能建成公园城市?这些问题被戏称为“灵魂拷问”——因为“如果逻辑起点发生错误,后面的动作都会跟着走形”。

  “这都是要不断深入研究的问题,不光是现在,要包括整个推进过程。”接受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采访时,杨小广反复强调的两个词是“学习”和“研究”。

  出现这样的知识和本领“恐慌”,本质上是因为城市发展和治理的理念都发生了深刻变化。新发展理念的提出,背后是关乎全中国的深刻变革。“如果不努力提高自己的综合素质和能力,就没有办法推动创新、履行使命。”

  被这种理念革新推着向前走、寻求“外援”的还有成都市东部新城发展委员会办公室(以下简称东部新城办)。

  3月2日,周六,首期“东进大讲堂”邀请“新加坡规划之父”刘太格的设计团队为东部区域的管理者、建设者授课,主题是对标新加坡,以全球视野、国际眼光规划建设东部新城。

  “通过定期组织培训,帮助大家尽快‘补短板’,适应全新的工作内容。”东部新城办党组书记、主任张瑛说。如今,“东进”二字是整个城市发展的关键战略,背后是成都想要再提升能级的目标。

  成都市委编办负责人在接受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采访时表示,设置这一机构主要是考虑到东部新城发展理念新、地域范围广、产业门类多、建设要求高,亟需从宏观上加强对战略研究、规划编制、政策体系建设、重大项目推进等方面工作的统筹协调。

  这也正是本轮改革特别强调的,更注重突破固有行业思维,打破原有区块设置,通过一个大类别的全过程管理,做到分工明确、协同高效;在人事安排上,原则是以事择人、人事相宜,同时,人随事走、有序衔接。

  以东部新城办为例,主任张瑛系电子科技大学博士,此前在规划系统工作多年,另有四位副主任为博士学历。同时,为加大统筹协调力度,张瑛兼任成都市政府副秘书长,空港新城、简州新城、淮州新城三座新城(以下简称“三城”)管委会主任兼任东部新城办副主任。

  另外一个理念上的变化体现在加强职能部门的专业化建设,这也是本次机构改革特别强调的。

  “我们现在8个人,有3个博士,学的都是交通、建筑、景观等这些‘大规划’领域。”东部新城办规划建设处魏鸿介绍。在他看来,专业队伍有若干好处,包括判断力更强、敏锐性更高,不仅专注,还有极强的学习能力。

  城市格局:建设世界城市的远大抱负

  最近半个月,成都频繁对标先进世界城市——新加坡、香港、上海等被反复提及,迫切需要汲取世界先进城市的建设理念,营造与城市地位相匹配的营商环境、提升与市场环境相适应的国企能力等。

  囿于“盆地”“西部”这些区位劣势,成都从区域中心城市到国家中心城市,再到冲刺世界先进城市,只能到全球城市的坐标中衡量、要求自身。要后发超越,就必须向前看、向外看、向强看。

  以“东进”为例,成都多次组团赴雄安“取经”,在2月12日举行的东部新城发展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上,成都再次明确要对标学习“雄安经验”,并提出要将东部新城打造成为走向世界的“未来之城”。

  经过两年的积累和准备,龙泉山东侧的“三城”已具备发展的基础,但从现实看,离发展愿景仍有不小差距。基于此,东部新城办的一项重要任务,就是要改变过去“单打独斗”的局面,形成合力提升竞争力。

  “比如规划图,以前各做各,单看好像都是对的,但如果放到一张图纸上,有没有整体性?能不能支撑未来几十年的发展?这是必须要解决的问题。”东部新城办副主任张弛在受访时说。

  目前,东部新城办正在设计一个统一的形象标识系统,作为一个“整体”,为成都积蓄冲刺世界城市的力量。同时,还商议打造一处展示场所,让更多人直观感受“未来之城”的模样。

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